www.ttbtweb.com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小说介绍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_伏波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

捂脸大笑

小说主角: 伏波 陆俭 严远 何灵 田昱 林猛 青凤帮 万铨 赤旗 李福

相关标签: 海盗 开局 男主 选择 标签 仇敌 角色 穿越架空 市井 明清

最后更新:2023/9/29 14:06:35

最新章节: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最新章节 徐显荣 2023-09-29

小说简介:一朝穿越,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海盗,一船等待救援的俘虏,几个连税都交不起的小破渔村这是神马地狱难度的开局?!不过没关系,有困难就踏平,有敌人就干掉,万里海疆,还怕没处浪吗?杀伐果断大女主,基建流爽文,穿越后纵横四海成就霸业。男性角色众多,个个言情男主标配,奈何女主一心搞事业w大家…

内容摘要: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几拳,肋间抽痛,心跳过速。她遭受了攻击,有敌人!余光中,一只手向她袭来,伏波立刻绷紧身体,想要侧身闪躲,然而身体却不听使唤。下一秒,那手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整个人拎了起来。在头皮撕裂的炸痛中,伏波看到了个男人。丑陋黝黑,赤着上身,头上扎了个发髻,留着大把的胡子,脸上还有一道斜劈的刀疤,砍断了鼻梁。浓重的血腥味从他身上传来,还能瞧见未干的血迹。伏波的瞳仁猛地收紧,这是个亡命徒,她身处险境。心底警惕,伏波反倒控制住了身体,并未挣扎。见她木愣愣的,连衣襟都不拢了,那男人鼻翼上的伤疤抽了抽,裂开了嘴,露出一口黄牙:“小贱人,可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得意的笑声震耳,头皮一松,伏波重新跌倒在地。那男子则站了起来,扯开了裤带:“乖乖伺候着,老子兴许还能留你一命。”趴在地上,伏波飞快扫过四周。这是间木屋,旁边有床,房间狭小,陈设简陋,没有其他人。她轻轻吸了口气,用力撑起身,坐了起来。王疤儿看着那头发披散,侧身斜坐的女子,只觉胸中邪火更炽。今日真是好运道,截了艘满仓的船不说,竟然还有女人。亏得他眼尖,没让

TXT下载:电子书《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mp3

开始阅读第1章 有声小说第1章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相关书单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类似小说
恢复意识的瞬间,伏波就睁开了眼睛。眩晕尚未散去,头脑昏沉,呼吸困难,颈部有灼痛感,前胸和腹部似乎挨了书评精选
匿名书友
一直想因此说些什么,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我没看这本书,但是今天在碧水看到这个微博上的反驳,所以搬了过来,供各位欣赏,原链接:
https://share.api.weibo.cn/share/223161412.html?weibo_id=4638655199315010&source=weibolite


前段时间,有位晋江女作者,在她的小说里,为一个较为重要的男性角色(和女主角成亲了),安排了曾经嫖过军妓的人物背景,引发轩然大波。



作者的写作意识里,到底有没有厌女?嫖妓,特别是军妓,到底是不是可以挽回的污点?嫖妓是什么性质的行为,读者们应该如何去看待虚构小说中的这一情节?

这些争论,在各方人马各持观点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形成交流。

最后,也不过是又一次留下了,极端女权粗暴干涉创作者写作自由的舆论罢了。



我当时也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却都咽了回去。

有一些难受的情绪充斥在我的脑子里,关于女性书写,想要触及这个领域,甚至比此前的审美和凝视话题,更加复杂。



所以,我选择了时隔多日再和大家聊聊,就是想尽量不去评判单一事件或单个人的是非对错。



这次的晋江女写手创作嫖客男事件,在后续舆论中,我对一位网友的一段话特别有印象,因为她写得挺美也挺全面,大家容我赘述一下:

“这事分开说吧,那种普遍意义上的p客,压榨女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是挺膈应人的。

看到了点叉关掉就好,拖黑作者也可。

但就人物而言,有几种例外吧。


第一古龙式浪子。

他们其实把自己和妓看做同样卑微的对象,底层人士报团取暖罢了。

第二受过伤害,醇酒美人自伤自毁,纵情声色其实是自我放逐的表现(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布莱德皮特的燃情岁月)。

第三是君主猜忌,醇酒美人自污(信陵君)。

第四是浪子回头,早年携妓出游,后来拔剑报国之类。


这类人物命运是有文学上的美感和张力的,会产生变量因而拥有更完整的人物弧光。

总之,且体问题还要且体分析。



看完这段话,我此前积累的情绪压都压不住。

我知道写这段话的人是一名女性,创作出争议小说的也是一名女作者,她们写得越好,总结古往今来狎妓男性的种种心态,越是全面、优美,我就越是郁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这么了解男人,都这么了解并试图去展示男人的心路历程呢?那重要吗?那真实吗?

看一看吧,长久以来,甚至自有文字以来,我们的诗歌、小说、史料中,何曾有过真正的女人。



男人拿走了女人的一切,包括悲剧,女性的悲剧也变成了男性的自喻。



我们都知道,曾经的春怨诗,大多是男人写的,怨妇是不得志的男人在借女人抒情。

那些描绘青楼和狎妓的诗词,也是男人写的,名妓也好,教坊女也罢,写的是被贬斥的男人,零落凋残的自伤。



大家闺秀是男人,倾国美人是男人,红颜祸水是男人,娥眉相妒还是男人。



没有女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女人。



男人用男人的眼睛去看女人的人生,男人用男人的思考去估摸女人的心理,然后,男人再用男人的手,把假想女人写出来,把玩、品鉴、自拟。



就算对女性有过一丝丝同情,那也是在男人代入自身之后,产生的一瞬间同类之情。



但是,那有可能是真实的吗?

不说其他的,看看新中国改造妓女留下的资料。



《1950年北京市处理妓女工作总结》中:“经过血液、细菌等一系列检查后发现,在全体1303名学员中,患有性病的占了96.6%,没病的只有44个人。

在上海,被检查的妓女中也发现94%患有梅毒、淋病等性病,还有不少人有肺结核、心脏病。



直到民国,以当时的医疗技术,大部分的底层妓女,还是活不过30岁,再往前推想一下古代的真实情境呢。



当男人写“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时候,男人所想的,是在春光明媚中,奔向欢乐愉快之所,他可能觉得楼中美人们,也在共享这春光,盼望着他的到来。



但事实是什么呢?是妓女们用香粉绸缎,盖住疾病和殴打下的身体,还要面露笑容凭楼揽客,这些女人们心里想的,不过是多揽几个客人少挨一顿毒打。

文人骚客眼中烟花扬州,那十里,是待售牲畜的十里橱窗。



男人写“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的时候,得意于自己在哪一行女人中的受欢迎,以为哀伤的女人怨其薄幸,是因为自己有天大的魅力让无情的婊子也留恋。



但事实是什么呢?是妓女们惊慌失措,担心多金的雅客久久不至,老鸨很快要把她们扔给下三滥客人,自己本来就注定不长久的生命,将更快速的迎来终结。

那些想象中幽怨的眼泪,是瑟瑟发抖的女人,在为自己的将死而哭泣。



当男人写“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时候,琵琶女想的是,谁敢和你天涯沦落人,你再被贬斥也有口饭吃,有地方可去,买了我的商贾再不回来,明年今日,我就是黄泉路上人了。



在死亡的阴影下,妓女们不是拿零星的幸存者自我安慰,幻想自己还有可能善终,就是麻木地活一天是一天,待到年老色衰、疾病缠身,得一张草席已是幸运。



你说这样的人生,这样的女人,她们心里会想些什么,能想些什么呢?只可能一个念头——别得病、别怀孕、活下去。



你说古往今来的嫖客们,是真看不出这些行当里的女人,假笑的脸上是心不在焉、口是心非吗?他们看得出来,但他们是怎么写的呢?

袁枚在《济公传·第二十五回》中,有一首出名的诗:

“烟花妓女俏梳妆,洞房夜夜换新郎。

一双玉腕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装就几般娇着态,做成一片假心肠。

迎新送旧知多少,故落娇着泪两行。



嫖客们痛恨的,是妓女的感情居然是假的,是骗我的,居然只是想要我的钱?

不然呢?!你们想要这些短命的、可怜的、被侮辱、被践踏的女人怎么样呢?真心诚意爱上你们这些禽兽吗?!

这就是漫长的历史中,男人笔下的那一行女人了。



你们知道最恶心的是什么吗?是他们隐约看到了这些女人的命运(说真的,这哪里可能隐约,每几年就换一批新人,他们能不知道旧人们去了哪儿吗?)

最恶心的是,他们对女人的真实悲剧视而不见,还要用这些悲剧里可以把玩的那部分,入诗入词,自比自喻,借想象中女人的凄艳怨恨,抒发一番自我的惆怅不足。



至于那些扫兴的衰老和死亡呢,别让我正视!我高贵的灵魂,怎么可能投射到那些满身毒疮,呻吟将死的躯体里呢?

我只需要看着那些年轻的妓子,哀叹一番“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就行,至于她们真实的命运,多想一步都倒我的胃口。



这就是嫖客的心态,那些你们万分理解的浪荡诗人、艺术家、底层士人、不得志的自伤者、原先随波逐流,最终幡然醒悟的回头浪子,我不管他们的人性有过怎样的百转千回的变化,他们对女性的态度,至始至终是没有变化过的。



因为,如果男人从内心深处,真的明白了嫖娼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曾经对那些女人做了什么,他们应该在第一时间自厌!他们应该自厌到想要自杀!

我居然能对那样残缺悲惨的躯体产生性欲?我居然被肤浅的伪装欺骗,没有看到华服包裹下死亡?

但是,男人真有可能是被表象欺骗,相信妓女是高高兴兴“从业”的吗?

没有可能的,男人这么写,不过是因为他们无法面对事实罢了。

面对什么事实呢?面对他是一个畜生的事实,面对他明知道自己就是悲剧的源头,还要一边流泪一边屠戮。



男人的性欲产生了罪恶的市场,产生了那一具具尸体,他们不想面对亲手打造的人间地狱,便把一切推到女人的身上。



你看,对待失语者,就是这么方便,当女性的身体、女性的需要、女性的自愿、女性的情绪,全部都由男人书写时,就有了这样的局面。



在浩如烟海的文字中,根本没有女人,在历史的舞台上,只有男人和假女人。

这些假女人,要不根本就是男人“扮演”的(怨妇/妓女),要不就是女人在模仿着被男人编造出来的人偶。



这太可笑,也太让我痛苦了。

男人自欺欺人地写,女人就毫无防备的信。

至今,大多数女人仍然在顺着男人的目光去打量女人,去推测女人。



这是为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也是一个女人啊,如果你把自己设身处地放在那样绝望的命运中,难道一点也看不到真实吗?你属于女人的眼睛,难道瞎了吗?

我不知道如何描述我此刻的心情,这哪里是能不能洗白嫖客的问题,只要共情了那些女性的人生一秒钟,我就想要冲向厕所呕吐。

那些绝望,那些病痛、那些恐惧、那些见惯的呻吟、那些不知道下一刻是不是就是死期,那些有今日无明天,那些渴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却发现男人要的不过是你的笑你的情,根本没打算救你于水火,那些心灰意冷后在老鸨和皮条客的盘剥下拼命攒钱,自欺欺人有一天能逃出生天,最后却在某一天,在身体的一阵疼痛中,明白自己将和无数的同命人一样,数着天数走向死亡。



有人能在死亡的倒计时中,高高兴兴地共赴情爱吗……

女性写作是如此的重要,它将揭露两性关系中的一切谎言,补完原先男性靠想象编造的女性视角。

它会告诉你女人究竟是如何想、如何做,那些被美化和神话的浪漫和性,在女性之口的控诉下,分崩离析。



所以,男权社会,对真实的女性写作,一直是尽量压抑的,以女流作家和女作家之名,将女性的文字划为旁支末流,不肯加以正视。



这也是虚伪的男性,根本不是被假象欺骗的明证,如果他们真的想要了解神秘的女人,想要去解析变幻莫测的女性行为,又怎么会在女性开口之际,直接割断了她们的声音。



只有让女性的形象,在朦朦胧胧中,维持千百年来的原状,两性方能戴着假面,继续表演那场你情我愿的戏剧。



如果那苦难的地母,一旦在女人的搀扶下,将她真实的面孔显露,没有人能接受得了事实,男人一直搂着腐败的女体共舞,她早已断手断脚、满身血污、口不能言,手不能书。



女作家们,你们的写作非常重要,但我们真的不缺男性的视角和男性笔下的假人了,求求你们,张开属于女性的眼睛吧,除了我们,无人能写出真实的女人。



嫖娼的历史能不能写,当然能写,恋童的历史能不能写,当然能写,但重点是怎么写,用谁的手去写。



我渴望你们写,却又害怕你们写……我渴望你们写出真相,却又害怕那又是一具人偶。



但我还是唯有等待,等待女性主体的浮现。

等待女人的眼睛真正张开,等待女人的嘴巴真正说话,拜托了,稍微快一点吧,我们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匿名书友
但凡作者读过点书,就不会为了给piao娼男主洗白,说出ji女是开开心心赚钱的职业女性这种话。
这种作者其实不值得骂她给她热度(我没忍住,她估计背地里还沾沾自喜呢。
匿名书友
一个把“言情男主标杆”=男主男配全是票昌的有什么好卖惨的啊???谁没有抑郁症啊,我也有抑郁症,抑郁症是免死金牌吗?
自己没理就拿抑郁症当刀攻击女频洁党,我不是洁党都觉得恶心,拜托自己去看看评论有几个nt骂你的,不都在说几个票的男主恶心吗?
作者还在评论回复替票男洗地,还说军积是“高高兴兴去上班的职业女性”??
哪怕多看点古代史都不会说出这种智商被砸扁的话吧???
军即那么惨,真以为古代营里女人有什么好下场啊?
这些女人都不被当做人,为了洗一个瓢虫去侮辱她们,我觉得作者本人更恶心。
匿名书友
3.8星
女主海贼基建争霸文。虽然女主在人心方面太过顺利,几下子就把基业建起来了。不过也不必太过介意,毕竟只是小说,马马虎虎就好。

对本文我只有一个要求,千万别有男主。主角就好好做她的大权谋家,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女帝,对于那些想爬龙床,做后族的投机分子,乃至想靠下半身变国色的野心家,重拳出击。诛个9族10族就更妙了
匿名书友
完结之后由二星改为一星,男主人公嫖过,女主人不在乎然后结婚。不止在现实中看见这些娇妻,就连在小说里也要给自己一个笼子。为什么你这么喜欢跪着?
原评论:打着海贼基建种田文的旗号,行恋爱和被夸之实。所有基建文的爽点这里都没有,只交代一句得到了xx,做了xx。弃于第一个男配(应该是)出现不久后,又是描写脸又是描写身形风姿,女频标配出现了,再见
匿名书友
以下皆抄自晋江书评:
其实理解作者的心。她想在最后升华一下,表明封建制度下,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只要悔改了的都是好同志。
所以她借“女主选pc过但悔改了的男主”,表明女主的气度,她的共产主义红旗下,不抛下任何一个向善的人。
但是吧,这本书归根结底是一本网络爽文,这么好的女主配一个不好的男主,对读者来说是个大毒点,如鲠在喉。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起点男主最后官配是一个ji女,哪得多少读者骂娘?
(更何况,ji女是受害者,pc男人是加害者。应该是起点男主配一个老bao才对。)
所以,作者大大,理解你想表达自己的心。但别忘了一点,读者看这本书大部分是为了爽,这种“不爽点”您悠着点吧。
匿名书友
能看的种田争霸文,女强。
得不带脑子看,就是那种,凤傲天似的,干啥啥都顺利,卖啥啥都好卖,打仗纯靠胡扯的文。配角和反派强行降智,稍微细想一点儿就觉得很脑瘫,女主甚至还是前世女特工穿越【。】
优点是不带脑子看还挺有乐子的,节奏把握得还行,能看下去。
还没看完,看完了如果有新想法再改评论。

4.16修改评分
真是晕了,为什么写女强的作者都能这么奴性啊,非要配个嫖娼男主,什么毛病啊
以后还是等完结了再一口气购买吧,真的无语
5.12
麻了,怎么这么点破事儿还有续集,真就遇事不决抑郁症呗?另外腿毛能不能不要让洁党背锅了,不是洁党也不会喜欢嫖娼男主的好吗???哪怕骂女拳让女拳背锅呢,我还有代入感一点。
这么喜欢共情男人就不要来吃女强这碗饭行吗,好好写耽美它不香么?
匿名书友
优点:女主思想正, 军人出身,身手好,有谋略。女船帮主文太少,基建流太少,导致鹤立鸡群。
缺点:(1)作者hold不住,似乎作者也没打算在这方面深入做做功课,像长弓,苏格兰长弓,抛弹,几章就搞出来了。
(2)女主一帆风顺,情节开展太快。为什么要这么快,对于一篇基建流小说来说,3个月,30万字,也许就是盖个房子啊。
(3)神奇的陆公子。三个月的时间,为女主提供了两户匠人,制弓和造料;硝石,番薯和花生。
匿名书友
近期口碑不错的女强文,可惜读起来比较鸡肋。
1.剧情假/大/空。
2.角色扁平化。
3.权谋部分太小白,如果这篇文性转一下放到男频首发,应该很难溅起什么水花。
匿名书友
明清时期的海防建设是国人共有的遗憾。
文中女主,虽未倾覆天下,已然称雄一方,是燎原之火渐起的节奏了。
————
女主白手起家,创建势力,进行海战,成为海上霸主,护佑一地平安,推动经济,创新技术。是个极有领导才能,大胆又冷静,仁慈又刚毅的人。处危不乱,险中取胜。并且以女性身份称雄。
光彩耀目,身家不凡,身边自然多有孔雀开屏雄竟,不过女主想实现的是自我抱负,是海晏河清,无意放权。该杀杀,该降伏降伏,以自身能力,从“配得上我的女子”变成“我心悦诚服的爸爸”
————
基建文总还是很难的,想在数年间取得入眼的成就,摊子又铺得极大,免不得有诸多理想化的情节。不过大部分仍然是细节充实,有条有理的。
征询过其他读者的看法,评价都高,不过也多有中途兴趣渐渐变淡的。
————
摊子是真的铺的很大。
匿名书友
作为一篇合格的女强文,还是有点东西的,行文不水,节奏快。女性角色比男性角色刻画得好些。
我看文不关注作者微博之类。但是现在一打开优书,下面每本热度高点的书下面都有作者瓜吃。这本小说写了什么倒是不重要了。要不是有高契合度的关注者推荐,我都没打算打开这本书。幸亏我记起来我看小说是为了什么的。
匿名书友
正文已完结。我必须修订原来的书评了,原来这不是女主争霸文,刚露了个争霸的苗头就被掐灭了,换了某点男作者们笔下这剧情只能算刚刚展开,不知本文作者为何如此心急结束,确实有戛然而止的感觉。才养几天就把书养完结了的郁闷之外,本文还是有不少优点的,算的上无毒微雷有惊喜,女主和文风一样干净利落做事爽脆,正文无男主(最后一句话暗示的不算)。微雷的地方在于重要戏份的男配除了方老头和乐老道以外几乎都对女主有心思,好在最后除了一位以外都(被迫)放下了,没有过分矫情。剧情前中期对女扮男装问题处理得很好,印象中这是我看过的唯一一本因为这个问题反而加分的文。总之,除了结束得太突然我没有其他怨念了。4.5星。
匿名书友
接盘侠大女主文,起点男主守身如玉只有一个前妓女后老鸨的单女主感觉怎么样?
匿名书友
更新:
男主角是pc过的(具体看热评,写的很好)。我感觉最可怕的作者就是这种了。
文笔不好的,剧情不好的,我虽然嫌弃,但是能看就看,不能看就弃文。但是在那种表面正确的立场下面隐藏的是作者自己扭曲的价值观,那得多可怕!!
要么就彻底扭曲到底,就是媚男,就是娇软,女主就是靠男人。爱看的进不看的走。或者在文案避雷也行。
——————————
想来想去还是加进这个书单了。值得期待的女强文,罕见地从海边发展,建立船帮,后期应该会造反(伏笔明显)。女主角杀伐果断,性格爽利,穿越前是海军所以武力值高,会打仗。看起来有种大航海游戏的感觉。
目前只有四十章不到,是个幼苗。作者文质量平均水平高,考据详实,不过大长篇的把控能力略弱。看在是女主角的份上,多加一颗星。
匿名书友
大气女主争霸文,为作者打CALL。
女主前世就是海军军人,附体重生后面对海盗杀戮,成功自救,接着开始建立自己的事业。
女主三观很正,聪明果决也不手软,对架空古代世界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配角和路人角色也都有智商,看的很过瘾。
匿名书友
大女主配瓢虫?图啥呢?还有那个说技籹是「高高兴兴赚钱的职业女性」?也是不懂了。。
匿名书友
一个有过piao史的男人并不能让我感受到他的人物魅力,与批判的意愿背道而驰只能说是沉默的帮凶,潜意识流露的冷漠与无动于衷。网文是躲进温阁的一场美梦,既然没有载道的目的,就不要用折射现实来装裱自己,本质就是拿女人的苦痛去“丰满”一个男性纸片人。作为读者我感到恶心。
匿名书友
这个作者我特别喜欢,但是她最近写的两篇文我都觉得一般,虽然我也是全追完了。最近一篇的耽美主角不再是最强的存在,很多方面还要依靠相方。而唯一一篇女主文女主也要依靠相方,不像之前的男主文那样主角大杀四方。但这篇虽然还很幼,可是看起来还是很女强的,女主实力强大,性格强毅,题材我也很喜欢,期待。
匿名书友
在这篇文下洗地,言词凿凿说和女主结婚那男的pc“正常”“现实”“尊重历史”的淑芬,让我想起了之前“十男九票”“哪个男人不偷腥”的爹味发言,就没有正常人了吗?和是不是洁党、是不是女权关系真的不大,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人,无论男女,看到pc都会皱眉的。
匿名书友
作者承认男主女票,并且写了篇小论文来论证男主女票的合理性。还说女支女是“高高兴兴拿钱的职业女性”。
类比男频绿帽文,致死程度更甚。都大女主了,女主这么强居然和一个瓢虫1v1?还振振有词觉得自己很有道理?还有淑芬护着?天啊怎么这么多精神男人?
而且作者种种操作都十分迷惑。正文当中没有说到男主洁度,结果在作话里说男主fc,引起不适和质问后又在微博直接承认男主女票过军女支,还是完结过半年了才来背刺。这什么报社行为?不需要的嘴可以捐给别人。本来不雷男fc的也被它雷死了。
以后作者看不上自己的女主,觉得她不配好男人能不能直说?还打着那么多幌子,不就是双标吗,对男人要求特低,对女人要求特高。